货币基金:开放是为了更好的陪伴

  【灵光一闪】

  产品有了,技术有了,信任就上升为关键,过往、现在与将来的“陪伴”式布局也是关键。

  蒋光祥

  虽然遭遇迄今最严的监管,但货币基金依然成为上半年公募基金规模增长的最主要来源。整个货基市场的“焦点”——余额宝开放效果初显,在平台接入更多货基之后,虽然“老宝宝”天弘增利宝货基的规模下降超过2000亿份,但新增接入的5只其他基金公司的货币基金规模大幅增长近4000亿份。其中最早登陆的博时基金与中欧基金的两只货基,短短两个月分别大增1436亿元和636亿元。这分明是一个令业内从艳羡到沉默的成绩,等于两个月就再造了若干家中大型基金公司,要知道公募基金业发展20年来,近千亿的数量级仍然是绝大多数基金公司难以落地的夙愿。

  但“得余额宝者得天下”并非一蹴而就。一句话来概括派生于支付宝的余额宝,就是当钱从支付宝这一平台转到余额宝里的这一刻,就不再是钱,而是被转换为某只货基,其年化收益率约为银行活期利息的十倍左右。而同样收益率和风险匹配度的银行理财产品,五万起步、封闭若干时间段是行规,余额宝则一块就能“发车”,想下就下。辅以余额宝提现迅速,份额还可以用于购物或者还信用卡等功能,长尾效应迅速燃爆,宝宝军团一夜遍地,助力货基牢牢占据整个公募半壁江山。

  支付宝最初的出现,解决掉买卖双方互不信任这一最大的问题。淘宝得以振臂一呼,电商群雄并起,颠覆了大部分实体店。同样,余额宝的出现,解决了客户,尤其是相对缺乏金融素养,钱不多但也想保值增值的客户的理财需求。让他们自己去买货基,一是不懂,二是不信,既懂又信的客户往往却又怯于基金开户、申赎等纷繁复杂的手续。基于对支付宝的信任,客户从而相信余额宝,从而实质上与货基结缘。那种认为余额宝引发银行储蓄搬家的观点,显然失于浅薄,没有余额宝,也会有别的产品来契合客户的低风险理财刚性需求。而这一产品由货基来担纲的可能性最大,出现在支付宝平台上的产品成功的可能性也最大。

  虽有对单只货基流动性风险的考量,但余额宝平台对其他家基金产品盛情相邀,已属战略层面的大格局,可谓蚂蚁金服转型金融科技平台言行一致的举措。长远看,这是影响整个金融行业生态的大事件。并且这似乎只是一个开始,在蚂蚁的带头下,腾讯、京东、百度等几大金融科技巨头均已与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,在金融科技、普惠金融、绿色金融、新零售等领域展开全方位合作。互联网时代每个人处处留痕、频率很高的网络交易和行为数据输出的“信用画像”,信息的网络化和透明化有效化解了传统金融中无抵押物、无担保人群的信用信息收集和构建难题。而这些产品、能力和技术等多方面内容,多为各大金融科技平台的发家本领,现在也已拿出来与传统金融机构共享。说明这些金融科技平台开放与合作的步伐,走得越来越彻底,并得到了传统金融列强的积极回应。

  类似于货基等产品与服务所呈现出的低风险、广覆盖、易获得等共性特征,既是对金融本质特征和核心诉求的很好反映和诠释,也符合当前我国大多数普通金融客群的实际需求。产品有了,技术有了,信任就上升为关键,过往、现在与将来的“陪伴”式布局也是关键,过往包括公募基金在内的主要资管机构的20年,做了哪些?将客户,尤其是中小客户置于何种地位?“普惠”与“陪伴”,是挂在嘴上还是行胜于言?画地为牢、故步自封,还是开放包容、兼收并蓄?这一点上,蚂蚁等过往电商、如今的金融科技巨头都值得传统资管机构去学习去深思。 

图.jpg

    分享到: